主页 > 驾驶商务 >《从旧约看家庭》俄陀聂这一家 >

《从旧约看家庭》俄陀聂这一家

2020-06-10

◎刘幸枝(卫理神学院教师)

经文:以色列人呼求耶和华的时候,耶和华就为他们兴起一位拯救者救他们,就是迦勒兄弟基纳斯的儿子俄陀聂。(士师记三章9节)

旧约中的士师记,记载了许多士师的故事。士师之意,原为审判。但在士师记当中,我们除了看到唯一一位女士师底波拉按上帝的律法在棕树下审判百姓之外,大多的男士师都是被神兴起,担任军事领袖,拯救以色列百姓脱离仇敌之手。这些为人所熟知的士师,包括了基甸、耶弗他、参孙等人。

被人遗忘的英雄
基甸后来让以色列民陷入拜偶像的网罗里;耶弗他似乎是在宗教混合主义的影响下把独生女献上为祭。至于参孙更是情慾横流,触犯拿细耳人条例中所有的禁忌。这些士师的家庭生活与品格灵性毫无见证可言,但他们竟然成为我们最为熟知的士师代表,实在非常讽刺!

如果士师记只是让我们看到这几位众生相,可能令我们失望与不解。士师记的众士师反映出大时代的小缩影─那时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连士师都不例外。不过,圣经也让我们看到,士师时期的首位士师跟末代士师均是敬畏上帝、高风亮节之辈。他们分别是俄陀聂及撒母耳。后者为大家熟知,但前者到底是谁呢?

俄陀聂,不少基督徒对他感到陌生,许多人甚至不知道他是第一位被上帝兴起的士师。他的故事在士师记中平铺直述,以致精采不如基甸,腥羶不如参孙,悲情不如耶弗他。但若提到他的岳父大人迦勒,大家可能对这号人物就一点儿都不陌生了。

名气响亮的岳父
迦勒是卓越的信心勇士。摩西带领以色列百姓出埃及的时候,他就参与其中。在窥探迦南地,準备攻城掠地的那次,他被推派为犹大支派的代表。
当十个探子看见亚衲族人又高又大,自己如同蚱蜢一般,开始灰心丧志时,迦勒比约书亚早一步站出来,直陈:「我们立刻上去得那地吧!我们足能得胜。」(民数记十三章30节)接着,约书亚站出来与迦勒异口同声的劝诫以色列会众(参民数记十四章6-8节)。

然而,情势已在十个探子的鼓噪中一发不可收拾,直到耶和华上帝亲自显现,严惩了言语夸大不实、态度负面恶劣的十个探子。而那些发怨言的群众,也受到严厉的惩罚,凡廿岁以上的男丁,都不得进入迦南地,唯有约书亚跟迦勒才能进去。上帝还特别提到:「惟独我的僕人迦勒,因他另有一个心志,专一跟从我,我就把他领进他所去过的那地;他的后裔也必得那地为业。」(民数记十四章24节)

如此这般的迦勒,纵然时光荏苒,双脚已踏应许之地,年逾八十五岁的他还是面不改色的告诉约书亚:「当日摩西起誓说:『你脚所踏之地定要归你和你的子孙永远为业,因为你专心跟从耶和华─我的神。』自从耶和华对摩西说这话的时候,耶和华照他所应许的使我存活这四十五年;其间以色列人在旷野行走。看哪,现今我八十五岁了,我还是强壮,像摩西打发我去的那天一样;无论是争战,是出入,我的力量那时如何,现在还是如何。」(约书亚记十四章9-11节)

比武招亲的奖赏
对约书亚及迦勒来说,他们两人恐怕是全体以色列会众当中最熟知当年窥探应许之地的见证人。其他相仿年龄的人早已凋零,而迦勒重申当年上帝给他的应许,对约书亚无疑也是一场鼓舞。

虽然年纪老迈,迦勒可不愿老战友约书亚特许他免除争战。他在关键时刻,站在儿孙辈面前力陈自己得地为业的决心。当年十个探子望之丧胆的亚衲族人,正是他急欲展示身手的囊中物。这一刻,他已经等待45年了。

于是约书亚将希伯仑赐给了他(参约书亚记十四章13-14节),这对迦勒来说,实在是意义非凡。因为圣经首次记载亚伯拉罕筑坛献祭的地方就是希伯仑,那应该是亚伯拉罕进入应许之地后首先筑坛,求告耶和华上帝之名的见证地。对迦勒来说,约书亚将希伯仑赐他为产业,不仅是一项尊荣,也映照出他那与亚伯拉罕一样对上帝专心一致的顺服与单纯跟随的信心。

果然,迦勒成功赶出亚衲族的三个族长,就是示筛、亚希幔、挞买(约书亚记十五章14节),但是在攻取基列‧西弗(底璧)之战中,迦勒却举行了一场「比武招亲」。他说:「谁能攻打基列•西弗将城夺取,我就把我女儿押撒给他为妻。」(约书亚记十五章16节,士师记一章12节)。

俄陀聂的倾城恋
迦勒夺地为业时,已经85岁。押撒极有可能是他步入晚年之后才生的女儿。对以色列会众来说,迦勒是他们当中的伟人,因为他是约书亚的同工,当年派去窥探迦南地的探子。他还见过上帝如何藉由十灾叫埃及法老鬆手,目睹摩西带他们过红海,听过米利暗唱过的敬拜诗歌,见证亚伦受膏为大祭司。

迦勒是历史的见证人。而当迦勒登高一呼,谁能攻打基列‧西弗,将城夺取,就把女儿押撒赐他为妻时,相信不少勇士都跃跃欲试。毕竟,能成为迦勒的女婿,实在是一件很光荣的事;而押撒看似在这场战役成为犒赏英雄的「赠品」,但实则迦勒是在为自己的心肝宝贝物色如意郎君。

对风骨伟岸的迦勒来说,他的女婿不仅要具备胆识骁勇,更是拔尖卓越的领袖人物。果然,俄陀聂就在这场战役中脱颖而出(约书亚记十五章17节,士师记一章13节)。

俄陀聂名字的意思是「上帝的狮子」。他是迦勒的侄子,押撒的堂兄,两人或许早已熟识。是否因为锺情押撒,而使俄陀聂更加果敢克敌,我们不得而知。但这场「倾城之恋」确实为俄陀聂攻取基列‧西弗之役平添了浪漫绮旎的色彩。

南地的上泉下泉
俄陀聂与押撒的结合,在圣经中竟然重覆出现过两次。几乎一模一样的记载,让我们得以一瞥惊鸿于迦勒的女儿,这位不寻常的女子。她深具远见,灵巧聪明。也难怪迦勒可以自豪的以女儿作为奖赏勇士的珍宝,并且要求以攻取基列‧西弗城,作为「聘礼」。押撒价值连城,岂是一般等闲之辈可以娶得?而俄陀聂竟喜获这才德女子!

当押撒与俄陀聂成亲时,她劝丈夫跟父亲迦勒求田,原文中的「劝」是指怂恿。感觉上,押撒好像是在父权社会里被支配的角色。但在经文中我们看到她在被动的角色上积极主动。这也显出她看重上帝的应许,在乎神所赐的产业。押撒先是鼓励丈夫跟父亲要田,接着由她出面请求父亲赏给她泉源:「求你赐福给我,你既将我安置在南地,求你也给我水泉。」(约书亚记十五章19节,士师记一章15节)

迦勒贵为犹大支派的族长,理当负责分派产业。但他似乎毫不循私给了女婿俄陀聂一块乾旱之地。因为「南地」是濒旷野之地,终年乾旱、雨水稀少,如果没有泉水浇灌,农作物根本很难生长。对这对新婚夫妇而言,迦勒赠送的礼物似乎不太令人满意。但这难不倒押撒。她主动争取水泉,迦勒不仅给了,而且还给了上泉与下泉,完全超过押撒所求所想!经文中提到的上泉与下泉,有可能是指地下水井,或是水窖。

押撒果然有乃父之风!她的父亲本来就不是一个惧怕艰险的人,即使是亚衲族人的地盘,他也敢攻城克敌。而押撒则是有见识的女人,她没有因为被安置南地而抱怨连连,反而放胆开口请求泉源供应,愿意埋首旱地开垦。

相较于耶弗他女儿的顺命无为,大利拉对参孙的再三诱骗,押撒「劝」俄陀聂与「求」迦勒之举,更显出她聪慧伶俐,谋定后动。她的灵巧才干,定能使俄陀聂在蒙召成为士师之后,勇往直前的保卫应许之地,带领以色列人脱离敌人的辖制。押撒的名字,特别被载明在历代志上二章49节中,这显出她是被纪念的女子。

拔得头筹俄陀聂
犹大支派被立为十二支派之首,而隶属犹大支派的俄陀聂则成了士师记记载的第一位士师。士师俄陀聂与押撒的婚姻记载在士师记第一章,与接下来以色列人跟迦南人杂婚并敬拜偶像的行径形成强烈对比。押撒求到了父亲的祝福,得到上泉与下泉;反之,以色列人却落在米索不达米亚王古珊‧利萨田的手中被蹂躝了八年。

古珊‧利萨田名字是指「双倍邪恶的古珊」,这或许是受他压迫的百姓对他的泛称。按原文的意思,他是来自两河流域的亚兰,但也有圣经学者指他应该是以东王。不管古珊‧利萨田是何方神圣,住在南地的俄陀聂被上帝兴起成为拯救者(士师记三章9节)。原本,以色列人是被「交在」古珊‧利萨田的手中,现在他们反过来被上帝「交在」俄陀聂的手中(参士师记三章10节)。就这样以色列太平了四十年。

在士师记当中,有三位士师都被记载「耶和华的灵降在他身上」,分别是:俄陀聂、基甸及耶弗他(士师记三章10节,六章34节,十一章29节),相似的写法也曾应用在参孙的身上(士师记十四章6、19节,十五章14节)

然而,成名立万后的基甸妻妾无数,生养七十个儿子,而且几乎全死于残杀;妓女之子耶弗他力争上游,却让独生女成为许愿下的牺牲品;风流成性的参孙又嫖又同居,竟没有后代子孙。反之,俄陀聂的名字在历代志上的家谱中被人纪念,他生有一子名为哈塔,意思是指「敬畏」(历代志上四章13节)。

从约书亚记十五章及士师记第一章的记载,看到押撒求泉源成为他们居住之地的滋润;而士师记三章描述耶和华的灵降在俄陀聂的身上,使他成为拯救人的士师。他们的结合成为士师记最朴实无华的温馨小品,让人在纷扰的世代中,可以啜取一口清泉沁凉人的心灵。

相关阅读:

《从旧约看家庭》拿俄米这一家

《从旧约看家庭》何西阿这一家

《从旧约看家庭》大卫这一家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