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潮流家电 >《从旧约看家庭》俄别‧以东这一家 >

《从旧约看家庭》俄别‧以东这一家

2020-06-10

经文:「这都是俄别‧以东的子孙,他们和他们的儿子并弟兄,都是善于办事的壮士。俄别‧以东的子孙共六十二人。」(历代志上廿六章8节)

名字是每个人一生的代号,华人文化看重命名,希望能人如其名,或聪慧、果敢;或幸福、成功。也难怪姓名学在华人社会大行其道,甚至改名换运的作法也十分盛行。

蒙恩的源头不在于改名
在圣经中,我们看到上帝帮雅各改名为以色列(创世记卅二章28节),摩西帮何希阿改名为约书亚(民数记十三章16节)。改名之举让我们晓得这些人的生命里程有一个新的开始。但是,我们也看到圣经中有些人带着不体面的名字过一辈子,譬如:俄别‧以东,名字的意思是指「以东的僕人」。

俄别‧以东这个名字带有浓厚「异国」风味的人,一生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却在忠心事奉耶和华的过程当中,向世人见证蒙恩赐福的源头不在于改名转运,乃在于敬畏耶和华上帝!

俄别‧以东一生的事奉都跟约柜脱离不了关联,与其说是约柜进入他的家,不如说是上帝给了他一个事奉的恩典,而他也很认真的把握住这个机会。

约柜曾经在外流浪一段时间。以利担任大祭司时期,两个不肖儿子跟以色列人硬是把约柜抬上战场,结果竟在兵败如山的战役中丢了约柜。神的约柜被掳进敌营,却是奇妙的凯旋归回(撒母耳记上六章4-16节)。

然而,约柜并没有被送回会幕。因为示罗会幕早已废弃,圣所里头的物件后来移到挪伯,在挪伯祭司被扫罗命人屠杀后(撒母耳记上廿二章19节),会幕又迁到了基遍(历代志下一章3、5、13节)。

因此,会幕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约柜。约柜先是被放在亚比拿达的家,直到大卫在耶路撒冷登基,一统南北国土,才动念想把约柜运到他搭建好的帐幕里头。不过,随着乌撒被击杀的事件发生(撒母耳记下六章7节),让大卫在恐惧之余,决定下令把约柜送到俄别‧以东的家。

漂流约柜进驻带来神赐福
撒母耳记下六章11节提到,俄别‧以东是迦特人。迦特原是非利士人的城邑,难不成俄别‧以东是一位归化以色列的外邦人?

对此看法,笔者认为可能性并不大。因为,迦特有可能是指「迦特临门」,它是一座利未人哥辖族进驻的利未城(参约书亚记廿一章24-26节)。我们从大卫指定俄别‧以东接手约柜可知,他应该也是利未家族的一份子。毕竟早已风闻并亲眼看见约柜神圣力量的大卫,不可能随便把约柜送到外邦人的家。

大卫固然因乌撒事件惊惧不已,但他应该还是会在敬虔的考量下,将约柜放置在可以按规矩事奉的利未人当中。而俄别‧以东这位名字让人听了都忍不住皱眉头的人,竟然成为临危授命的承担者。

总之,圣经没有多着墨是大卫强制要求约柜送入俄别‧以东的家,抑或是俄别‧以东愿意在大家惊慌之余,勇敢站出来接手约柜。但是,俄别‧以东在这场临危授命的指派中适时化解了尴尬的场面,让已经被运到路上的约柜,可以转到他的家中安置。

我们从这场事件看到俄别‧以东显出的胆识与生命的敬虔。当乌撒遭击杀,连一生纵横沙场的大卫都惊骇变色的时候,他毅然决然地接受这项神圣委任。圣经提到:「耶和华的约柜在迦特人俄别‧以东家中三个月;耶和华赐福给俄别‧以东和他的全家。」(撒母耳记下六章11节,另参历代志上十三章14节)。

俄别‧以东不只化解了大卫原先进退维谷的窘境,也向人证明耶和华上帝是罚恶赏善的神:亏缺祂荣耀的,祂必追讨;分别为圣的,祂必记念!

大卫帐幕的最佳守门者
短短三个月的时间,俄别‧以东向以色列人证实上帝是以厚恩对待事奉祂的人。大卫获知后大喜,便迅速将约柜接到耶路撒冷,放在大卫的帐幕里(历代志上十五章1节)。表面上看来,俄别‧以东的任务已圆满达成,但事实上他事奉的里程才正要开始!

俄别‧以东并不是道地的希伯来名,可是它却在历代志上的经文当中出现好几次。历代志上十六章38节的经文还让我们看到两个不同的俄别‧以东并列。经文提到:「又派俄别‧以东和他的弟兄六十八人,与耶杜顿的儿子俄别‧以东,并何萨作守门的。」

后者提到的俄别‧以东是隶属利未人米拉利家族,因为他的父亲耶杜顿又名以探,与何萨同是米拉利家族的人(参历代志上六章44节,廿六章10节)。而前者应该是指本文提到的那位接待约柜进入家里的哥辖家族俄别‧以东,他也是历代志上十五章21节提到的诗班员,以及十六章5节提到的守门者俄别‧以东。

当大卫王从他家迎出约柜时,俄别‧以东以敬拜讚美沿路相随,等到约柜被安置在大卫的帐幕,他立刻被指派担任守门者的工作;比起其他的守门者,已经有三个月事奉经验的俄别‧以东绝对比任何人都来得驾轻就熟。而在先前运送约柜的过程中,藉由俄别‧以东的参与,大卫王的内心可以更加笃定万无一失。

我们从历代志上廿六章15节知道,进入耶路撒冷的俄别‧以东带领全家一起投入守门与看守府库的事奉。

全家一起投入圣殿事奉
所谓的「守门者」,是指担任圣殿守卫的事奉,他们必须时刻儆醒、严阵以待。在所罗门尚未建造圣殿时期,守门者负责看守大卫帐幕内的约柜,确保不会有闲杂人恣意闯入而遭到击杀。看守府库者,则需诚实自洁,避免监守自盗。

历代志上廿六章4-8节为我们提供一幅俄别‧以东全家事奉的图像:「俄别‧以东的长子是示玛雅,次子是约萨拔,三子是约亚,四子是沙甲,五子是拿坦业,六子是亚米利,七子是以萨迦,八子是毗乌利太,因为上帝赐福与俄别‧以东。他的儿子示玛雅有几个儿子,都是大能的壮士,掌管父亲的家。示玛雅的儿子是俄得尼、利法益、俄备得、以利萨巴。以利萨巴的弟兄是壮士,还有以利户和西玛迦。这都是俄别‧以东的子孙,他们和他们的儿子并弟兄,都是善于办事的壮士。俄别‧以东的子孙共六十二人。」

从俄别‧以东为儿子们的命名,我们可以看到他对上帝赐福的回应。例如,长子示玛雅是指「被上帝听见」,约萨拔及拿坦业都有「上帝赏赐」的含义;约亚跟亚米利的名字意指:「耶和华是兄弟」、「上帝是我的亲人」,这使人联想到俄别‧以东与上帝之间的亲密关係。

以萨迦跟毗乌利太的意思分别是「有价值」及「事奉」,似乎表达出俄别‧以东对他们家族承接神圣委任深感荣耀尊贵。

撒母耳记下六章11节与历代志上十三章14节曾记载约柜在俄别‧以东家的期间,上帝赐福给他,以及他的全家。

虽然经文没有提到耶和华「赐下何福」,但历代志的作者最终让我们看到─俄别‧以东有八个儿子,都是「大能的壮士」,他们的后代子孙都是「善于办事的壮士」─他们是既尊贵又有才干的人。终其一生,俄别‧以东的子孙已多达六十二人!

渴慕与神同行的心更宝贵
尽忠职守的俄别‧以东,后来成了「最佳守门员」的历史典範。南北国分裂时期,北国君王约阿施打败了南国亚玛谢之后,进入了耶路撒冷,然后「将俄别‧以东所看守上帝殿裏的一切金银和器皿,与王宫裏的财宝都拿了去,并带人去为质,就回撒马利亚去了。」(历代志下廿五章24节)。

上述描述着实令人困惑,因为距离南国亚玛谢王的时代,哥辖族的俄别‧以东早已是两百年前的「古人」。可是,他的名字竟再次被提起,并没有在历史长河的淘洗中被人遗忘。

原来,那位让南国犹大遭祸,使俄别‧以东当年忠贞看守的器皿被夺的亚玛谢,竟是一个跑去敬拜以东偶像的愚昧君王(历代志下廿五章20节)。历代志的作者似乎藉此对比,那个名字叫「以东僕人」的俄别‧以东,因敬畏真神而带领全家都成为事奉上帝的大能壮士。反之,那个名叫亚玛谢,意指「耶和华是强有力的」君王,却因悖弃真神转去敬拜以东的偶像,而在仇敌面前失能仆倒(历代志下廿五章27节)!

虽然,好名字让人带着前程似锦的盼望,也激励人活出名符其实的特质,但是渴慕与神同行,让圣灵潜移默化在我们心中,才是命运被主改变,生命不再蒙尘的唯一途径。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