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机器家居 >失智症母亲的恐惧,来自过往承受的「心灵毒药」 >

失智症母亲的恐惧,来自过往承受的「心灵毒药」

2020-07-01

在一个太平时代,大部份的人都能活到老,可是当高龄社会到来,如果健康状况很差又没有经济能力,长寿,就未必是福了。

在所有可能发生的折磨当中,「失智症」尤其是让病患和家属都难以承受的阴暗幽谷。

我这几年跟相当多的老人相处,发现即使是失智,不同的人呈现的状态也不同。例如,我有位开计程车的朋友,父亲失智,但这朋友说:「老人家只是安安静静坐着发呆,很配合照顾者,所以他可以整天出来开车赚钱,不必太担心。」

我也看过另一个朋友的母亲,被形容成:「就像小孩一样,很天真,虽然很多事都不会做,但是能自得其乐,很容易开心。」这些都算是好照顾的,至于那些不好照顾的,大家可能已经听过很多,所以我就不在此赘述。

我想就我亲身经验跟大家分享一下,我母亲的状况和我在这其中的学习。

母亲智力的退化不是因为阿兹海默症,她是巴金森氏症后期产生的日落症候群。白天,都十分正常,尤其是早晨,我会在她吃早餐的时候,选择一些话题跟她聊天,顺便把内容录下来,分享在社群网站上,任谁看了都觉得她思路和表达力都很清晰,待人也一贯的和善。

但到了日落之后,母亲开始心智混乱,最令人棘手的是被迫害妄想症,怀疑有人要害她,对身边的人都不信任,经常把她自己搞得很痛苦。而旁边照顾她的人不只疲惫,也会陷入很深的挫败感。

因为大家已经这幺努力,得到的却都是猜疑和抱怨。有时真的会想:「这种状态要到何时才算个终了?」母亲年近90岁,我们三个姐弟也都年过60岁,有时会担心,万一我们的岁寿都熬不过这老太太,那她就真是可怜了......其中的无奈感,一言难尽。

处在这样的状态中,我天性中的「不甘心」还是跃跃欲试,想为自己、家人做点改变。

被掠夺的回忆深烙于心

因为我一直从事心灵相关的工作,我想把我在课堂上运用的知识和技术,用在母亲的身上,看看是否有效?特别针对她的被迫害妄想症。透过对话,我试图找出造成她恐惧的核心问题是什幺?经过很多次的交谈,我大约归纳出几个重点,每一个重点,都跟她过去的创伤经验有关。

一个是:「我是个被人摆布、掠夺的牺牲者,我什幺都没有了!」

她每天黄昏过后一定会有一小阵子翻天覆地的找东西,而且是找一些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幺的东西,越找不到就越生气,便会嘀咕:「你们把我的东西藏到哪里去了,我要什幺没什幺!我什幺都没有了!」

母亲出生时,她的哥哥还不到两岁,在重男轻女的传统思维下,该她喝的母乳让给了哥哥,家里替她找了一个奶妈,这奶妈可能在襁褓期就开始一边餵奶一边跟还是小婴儿的母亲说:「你看你妈都不要你了,她都把该给你的奶,给哥哥喝了......」母亲到现在还会谈到这件事,这是她生命最早的被掠夺经验。

被捨弃的经验无法忘怀

六岁时,被送给一个没有孩子的亲戚抚养,虽然养父母很善待她,但幼小的她还是觉得:「父母不要我了」,这是她再一次「被捨弃」的经验。

母亲在60岁左右时曾住院开刀,在恢复室里麻药渐退时,我们听到她狂喊:「你们不要丢下我不管哪!」家人很难理解她为何有此想法,后来渐渐去回顾她的幼年经验,她潜意识中自认为自己是「被掠夺者,被捨弃者」,这些伤根深蒂固的存在心灵深处,她不相信有人会真心爱她。

到老年智力退化后,无论子女如何照顾她,她都在怀疑我们会弃她不顾。

另一个伤是战乱和逃难,母亲七岁时,发生七七事变,之后的十几年都在颠沛流离。早上,我们如常开始对话,那些伤痕再度出现。

对话是这样开始的:

时代巨轮下的生离死别失智症母亲的恐惧,来自过往承受的「心灵毒药」 Photo Credit: AP/达志影像

她说:「我整夜都在做恶梦,梦见逃难,火车都是满的,车顶上都是人,过山洞的时候车顶上的人都劈哩啪啦掉下来,死好多人......」

我深信她自己没有亲眼看过那样的事,她是看过电视上演过很多次的老旧黑白纪录片,纪录难民抢搭火车的惨状。

战争,是一个民族的集体创伤,以现代媒体的发达,对全球天灾人祸的无限度报导,这些集体伤害不仅波及亲临现场的人,也间接波及看这些报导的人。至于这些创伤会在人生命中的哪个阶段,以哪种方式爆发出来?很难预言,但那些负面的影响不会自动凭空消失的。它们会以很多匪夷所思的面貌呈现出来。

母亲的被迫害妄想发作时,另一个主轴是人类历史中最古老的歹戏——婆媳关係。

她平常对我弟媳很好,但一发作时,就把媳妇当成夺爱的假想敌,让我弟弟置身于两个女人之间,十分为难。

情感的失落,默默转移

母亲在情感上的伤,来自于她知道自己不是父亲最爱的女人。父亲一辈子满洁身自爱,但他仍不否认自己心中的最爱是他的初恋女友,母亲只好把这份失落的爱转成疼爱儿子。

因为弟弟很早离家求学,原本也平安无事,但当我弟弟结婚之后,她的爱有了竞争对手,这个情结在妄想症发作时,就会把她在甄嬛传中看过的恶女子行径,都投射在媳妇身上。

我母亲连续好几年不断地的在看甄嬛传,重播再重播,可想而知,烙印有多深。整个华人世界有多少人在看这部戏,就事论事,这部戏拍得很好,但人们在其中究竟学会了什幺?对人性产生多少提昇,十分耐人寻味。

让人智力受损的原因很多,像是疾病或意外造成脑部损伤,受损已经很不幸,更难缠的是:

「受损之后还剩下什幺?那些残余在脑中的记忆会产生怎样的作用?照顾者要怎样帮助他们?」

经历过与心智受损患者相处的经验,我自己得到的一点结论是:

如果你有小孩,或是学生,任何身边的人,能管则管,照顾一下他们在看什幺?听什幺?管不了的话,至少要求自己,拒做心灵毒药的製造者或供应者。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点击排行